发布日期:2015-07-28 13:23 来源: 标签: iPod之父 谷歌眼镜
一度沉沦的谷歌眼镜,近日因为素有“iPod 之父”之称的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 在 BBC 的一次采访中所言的谷歌并非主动将谷歌眼镜相关事务交给自己,而是自己毛遂自荐再次引发业内的关注。当然这个关注与其说是对谷歌眼镜,不如说是对法德尔之前在苹果主导 iPod 和 iPhone 产品以及之后创办智能恒温器 Nest 公司经历和能力的关注。那么法德尔真的可以拯救沉沦中的谷歌眼镜吗?

  文/孙永杰

  一度沉沦的谷歌眼镜,近日因为素有“iPod 之父”之称的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 在 BBC 的一次采访中所言的谷歌并非主动将谷歌眼镜相关事务交给自己,而是自己毛遂自荐再次引发业内的关注。当然这个关注与其说是对谷歌眼镜,不如说是对法德尔之前在苹果主导 iPod 和 iPhone 产品以及之后创办智能恒温器 Nest 公司经历和能力的关注。那么法德尔真的可以拯救沉沦中的谷歌眼镜吗?

  众所周知,谷歌在今年的 1 月将谷歌眼镜从其所属的 Google X 项目中抽出来划拨到了被谷歌并购的 Nest 部门。此举当时曾被业内认为是谷歌淡化,甚至放弃谷歌眼镜的信号。不过从法德尔的毛遂自荐的解释,我们认为,谷歌将谷歌眼镜划拨到法德尔所负责的 Nest 部门的部分原因与其毛遂自荐不无关系,不过也有媒体质疑或者不确定法德尔毛遂自荐的说法,即这个所谓的毛遂自荐是在谷歌将谷歌眼镜划拨到 Nest 部门之前还是之后。虽然这是个细节问题,但却关系着法德尔的毛遂自荐是主动成分多,还是被动成分占主导,毕竟在不同的背景下说出的话,之后的效果是有差异的。

  接下来再看谷歌眼镜要走出之前的沉落需要什么?首先谷歌眼镜需要更多的用户,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开发者,更多的开发者提供更多的内容,有了足够多足够有杀伤力的内容,谷歌眼镜才能卖掉更多。卖掉更多意味着每副谷歌眼镜均摊的研发费用就越少,生产成本就越低,价格就越低,价格低下来,会吸引更多的用户。这就是谷歌眼镜最终走出沉沦的简单逻辑循环。那么谷歌眼镜如何获得更多的用户呢?也就是对于法德尔来说,其是否有能力(他的特长)面对和解决之前谷歌眼镜未能获得用户青睐的弊端呢?

  业内知道,之前谷歌眼镜之所以初期未能获得用户的青睐,与其设计、价格、应用等这些与产品本身及隐私、安全等非产品因素均密切相关。

  例如在设计上,从业内和市场对于谷歌眼镜的反映看,作为一款始终戴在头上的产品,其时尚原因理应多于科技元素,至少二要找到一个平衡点,不幸的是,一向以工程师文化著称的谷歌在智能眼镜上依然更多延续的是科技的元素。那么对于法德尔来说,其源于苹果 DNA 的设计能力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也就是说其操刀谷歌眼镜的话,之前谷歌眼镜设计上的弊端应该会得到有效的解决,当然所谓设计或者说对于设计的欣赏是极具主观性的东西,即便法德尔重新设计的谷歌眼镜会较之前有很大改观,但能否最终获得更多用户的认可也不是没有疑问。

  其次是价格。据称之前谷歌眼镜的售价高达 1500 美元,但通过专业消费类电子设备拆解网站对于谷歌眼镜的拆解看,其总体成本仅在 80—100 美元之间。我们不清楚谷歌为何将自己眼镜的售价定在如此高的价位?至少远远高出自己的成本。那么法德尔操盘下的新的谷歌眼镜能否在价格上有所突破呢?这里涉及到的就不仅是设计那般简单,它与对于谷歌眼镜在谷歌业务中的整体战略、供应链的管理等因素更具相关性,而这些显然不是法德尔所能完全掌控的。

  第三是应用,先不说质量和实用性,仅就数量而言,截至到第一代谷歌眼镜,其应用数量甚至不及在其后发布的基于谷歌 Android Wear 系统智能手表的应用数量(据称目前已有 4000 多款)。相比之下,目前谷歌眼镜只有 Google 为 Gmail、Google Now、Google 、Google Calendar、YouTube 和 Hangouts 定制的应用以及 Facebook、Twitter 和几家报纸的应用,一共只有百种应用,而从实际使用看,似乎只有谷歌地图真正有些用处。

  更为致命的是,许多开发者正在逐渐放弃对于谷歌眼镜的应用开发。据早先路透社相调查,16 名开发者有 9 名表示已经放弃对谷歌眼镜项目的开发,就连之前支持谷歌眼镜的 Twitter 也放弃了 Google Glass APP 应用的更新,而很多有意为 Google Glass 开发游戏的厂商也纷纷表示放弃。由此来看,法德尔还要面临应用,尤其是杀手级应用的或者说找到谷歌眼镜独一无二的应用场景的挑战。

  除了上述与产品因素密切相关的因素之外,就像我们之前提及的,与法德尔之前主导的 iPod、iPhone 及 Nest 等产品相比,谷歌眼镜因其独特的产品形态还存在着上述产品可能不具备的挑战。

  例如《美国医学会杂志》之前相关报告称,在测试谷歌眼镜对人们视觉的影响的结果发现,与作为对照组的正常眼镜相比,谷歌眼镜在眼睛右上部产生了“具有临床意义的视野阻碍”,造成了“大量”视觉盲点。此外,佛罗里达中央大学的研究表明,驾车时使用谷歌眼镜和边开车边玩手机一样会分散驾驶者的注意力,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其实早之前,美国汽车协会(AAA)的一项研究表明:边开车边发语音短信同样十分危险,比打电话更容易让司机分心。并且还有测试表明,驾驶员佩戴谷歌眼镜在刹车时同样会出现反应迟钝的现象。而美国马萨诸塞州大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谷歌眼镜不仅可以被用于偷拍视频,甚至有可能带来信息安全威胁。

  综合上述的分析,我们认为,尽管法德尔有着苹果的 DNA,但鉴于谷歌眼镜之前在产品及非产品因素均存在诸多积重难返的问题,且要走出沉沦(有一定量的用户)需要上述因素均同时发挥作用,而法德尔的能力显然不能足以实现这种几乎同步的改变,或者说改变难度极大,所以谷歌眼镜要走出沉落,显然是不现实的。也许就像法德尔在毛遂自荐的同时也称,谷歌眼镜需要时间才能走上正轨。关键这个时间是多长呢?



相关评论